护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大学毕业生的啃老现象

发布时间:2020-07-13 11:51:30 阅读: 来源:护腰厂家

编者按:进入金秋,新入职的大学生陆续拿到了第一份薪水。日前,有媒体发布调查显示,新就业大学生的平均月薪呈逐年下降走势,四成大学毕业生还在“啃老”。引发舆论热议。无独有偶,其实在美国,由于巨额的学生贷款以及严峻的就业形势,不少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也不得不成为“啃老族”。

美国经济危机以来,媒体上涌现了一大批耸人听闻的消息,其中一个数字就是有80%的美国大学毕业生在毕业后找不到能维持他们独立生活的工作,被迫搬回父母家居住,因此被称为“回力标一代”(Boomerang Generation),把这些新一代年轻人形象地比喻成澳大利亚土著发明的狩猎工具——回力标,扔出去以后又飞了回来。

这个数字后来被细心的记者调查发现是过分夸大了,实际上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根据2010年美国最近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计算得知,全美18岁到24岁之间的年轻人,和父母同住的比例大概有65%,如果把这个年龄上限升至34岁,和父母一起住的年轻人比例就下降到只有41%了。其中,如果把大学毕业生单独分隔出来,那么18岁到34岁的年轻人只有21%,如果只算25岁到34岁,那么这个比例下降到19%,其中男性比女性比例要大几个百分点。也就是说,真正大学毕业后仍然和父母一起住的美国人属于少数,5个人中有一个。

为什么需要分析有多少年轻人、特别是大学毕业生仍然和父母同住的数据呢?这是因为首先美国人相信数据,这个数据比较容易获取,也比较准确;其次,和其他许多国家一样,美国人抚养孩子的支出中,住房的开支占了总开支的大约三分之一,年轻人独立居住后在住房上也要花本人收入的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因此和父母同住能省下很大一笔钱。省下的钱会干什么呢?不消说,这个数据内涵丰富,能反映美国总体的经济走向以及其对社会和文化的冲击。

学生贷款负担重

美国在工业革命以前,还维持着几代同堂的家庭模式,全家人在农场上共同劳作。随着150多年来工业化的推进和个人主义思潮的盛行,美国家庭越来越原子化,年轻人把搬离父母家当成是成人的第一步,一度把和父母同住视为耻辱。好莱坞电影里甚至把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成年人描写成怪物,比如希区柯克的电影《精神病人》中的杀人狂就是和母亲一直住在一起的。因此每年到了八九月份大学开学的时候,美国就要掀起一股讨论“空巢”现象的热潮,美国父母期待孩子上大学后就不再长期回来居住了。

可是,从上世纪90年代末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开始,大学毕业后回家的年轻人数量逐年上升,这与经济有着直接的关系:工作不好找,工资水平低,房租太贵,大学贷款负担太重,等等,这些都是年轻人吞下傲气回家住的理由。

美国年轻人的经济负担中,学生贷款被称为美国目前经济中最负面的一批债务。曾几何时,美国公立大学价廉物美,大批有才华的年轻人不分出身贫富,得到了高等教育,是近50年来美国中产阶级的中坚力量。可是如今大学学费年年高涨,连公立大学如弗吉尼亚大学或者加州大学等都需要一年5万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15元)以上才可支付得起,让美国父母们大为头疼。特别是年收入10万美元以下的中产阶级家庭,既拿不到给与低收入家庭的学费优惠,又拿不出几百万美元慷慨捐赠给名校以换来孩子入学时的特殊照顾,最受高等教育学费高企的冲击。美国大学生毕业时平均要肩负3万美元的贷款,读医科和法律的甚至可能达到10万美元以上,每个月要还上几百美元甚至上千美元,年复一年地还下去,有时长达30年,严重影响了美国年轻人的消费能力和积极性。

洛杉矶摄影师达蒙·卡萨瑞兹26岁刚刚毕业时,背负着艺术学校的巨额贷款,于是选择搬回父母那里住。他认为,对于那些背负着巨额债务的大学毕业生来说,搬回去和父母住也许不是唯一的选择,但确是所有选择中最好的一个。后来,他历经美国8个州、14座城市用镜头记录下美国“啃老族”在父母家中的生活现状。他的作品中有平面设计专业毕业的22岁的加布里埃尔·冈萨雷斯,如今背负着12万美元的债款,他选择与父母一同居住在纽约的萨菲恩市。也有28岁的经济学专业毕业的亚历山大·罗默,其背负着9万美元的债务。对于他们来说,“要想靠我自己还清这些每年利率高达12.5%的贷款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学生贷款并不只是大学毕业生的个人问题,而是牵一发动全局的严重社会问题,比如管理个人退休账户的美国财务公司就对此非常着急。因为美国二战后婴儿潮出生的一代人已经全部超过65岁了,虽然现在美国人的退休年龄越来越往后推,但这部分中的大多数不可避免地开始从退休账户里提取生活费。可是,如今的美国年轻人即使已经不如10年前那样寅支卯粮,可是因为沉重的债务,还是根本无剩余收入存进退休账户,这样一来显然财务公司很快就会坐吃山空,无生意可做了。所以,在国会山的许多说客正在代表着这些公司的利益,游说政治家们设法控制学生贷款的增幅和利率。

严峻的就业形势

“空巢”变成了“回巢”,美国父母为了孩子的前途,也多愿意住到同一屋檐下,等到孩子事业有成或者存够了买房首付,再做打算。而且,绝大部分的学生贷款都是父母协同担保的,因此从父母的角度来说,帮孩子省钱也是为了让他们尽快还清贷款,维持自己的信用度。也有不少父母,为了让孩子不至于一毕业就为贷款担忧,不仅从孩子出生开始就存起了大学学费,而且甚至从已经还了几十年房贷的房子上入手,把房子再抵押给银行,拿出一大笔钱帮孩子交学费。

总的来说,很少美国父母会抱怨孩子回家,反而担心和父母居住会影响了孩子的社交活动,而尽量提供方便,比如子女所用的汽车挂在父母的名下,保险维护等大头开支都是父母掏腰包,孩子只需负担油费。有时,父母也会出于推动孩子早日自立的考虑,要求孩子交房租和水电费。

美国大学生就业率在近几年也出现了紧张,据《纽约时报》报道,超过一半的大学生刚毕业时要么失业,要么从事的是实际上并不需要本科学历的工作,比如在星巴克煮咖啡。这让人们进一步的质疑高学费的合理性,也使得美国年轻人初出茅庐时两三万美元的年薪不足以支撑他们独立生活。另一方面,一些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被迫继续升读研究生,也就不得不继续啃老。

更有甚者,美国一些企业抓住大学生渴求实习经验的弱点,招收实习生却不发工资。如今美国大学生的简历上如果没有几个实习工作显示出一定的工作经验,是毫无竞争力的。所以,这样自己出钱为企业服务的怪事居然也大行其道。甚至纽约联合国总部的实习生项目,也言明参与者必须能自费负担实习期的5千美元的食宿费用。美国地方政府里也有许多这样的实习项目,虽然不敢完全不给钱,工资其实比在快餐店打工高不了多少。这说白了,是变相的压制普通家庭的后代在社会里往上升的机会,因为富二代能获得的工作机会更多。

对“啃老”不再抗拒

的确,据统计,接受父母经济援助的年轻成年美国人目前达到了60%。美国年轻人对于啃老不再那么抗拒,其实也和这几十年美国的生育率下降有关——家里孩子少了,父母自然有能力去经济支援子女,而不至于自顾不暇。这样的年轻人一多,就淡化了啃老的负面形象,社会舆论多表示理解,可也显示出了强烈的忧虑。啃老有经济大环境的关系,这些年轻人生不逢时,而且起点低的事业会影响他们一辈子,但的确有一些年轻人在事业选择上是迷惘而无目标的,干了一堆低收入的工作,勉强糊口,却无力或者无法找到事业。21世纪的年轻人也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愿意一份工作不管喜不喜欢都一干到老,而是充满了创业理想,把硅谷那些靠着几个点子就成了千万富翁的人当成偶像,很难踏实地看待自己,对自己到底能干什么并没有一个具体的计划,这样的年轻人最容易赖在父母家。

幸亏,美国年轻人即使大学毕业后要短暂依靠父母一段时间,结婚后除非迫不得已,是一定要搬出去的。美国父母对子女的爱并不随着他们离家独立而减少。出于纳税方面的考虑(每年每人可接收的礼金有一定的数额,否则就要纳税),美国父母一般不会直接给子女现金,而是送各种礼物,或者请他们去旅游,或者为孙辈开教育存款账户,或者让成年子女成为自己的人寿保险的受益人,总之是变着法儿的把财产转移到孩子的名下。

但同时,美国人结婚也越来越迟了。我们一般认为美国父母并没有帮忙带孙辈的传统,实际上美国人一样很享受和孙辈相处的天伦之乐。一些美国人有了孩子后,想方设法搬得和自己父母近些,一来互相探访方便,二来免费的“托儿所”唾手可得。许多单亲妈妈就不得不和孩子搬回娘家居住,自己打几份工养家,退休的外祖父母在家当保姆,特别是在非婚生子的情况比较普遍的贫困黑人社区里,常常是几家人住在一起,互相照应,这样的情况并不鲜见。

允许孩子啃老,是出于爱,也是出于无奈。美国父母没有供养成年子女的义务,同时也没有养儿防老的观念。孩子能回报多少并不是美国父母考虑的问题,但总不能让孩子无限期的“啃”下去。财务专家忠告父母,孩子回家前要设好界限,开诚布公的谈好条件,并且要积极鼓励子女存款,为最终“飞走”打好基础。(特约撰稿 青帝)

安顺定做工服

嘉兴制作工服

安丘职业装定制

山西西装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