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长江中游城市群将成经济增长第四极dd

发布时间:2021-01-21 19:29:21 阅读: 来源:护腰厂家

长江中游城市群将成经济增长第四极

4月5日,《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已经国务院批复实施。这是《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出台后,国家批复的首个跨区域城市群规划。这意味着长江中游城市群被正式定位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增长极、中西部新型城镇化先行区、内陆开放合作示范区和“两型”社会建设引领区。

曾经尴尬的中部

长江中游城市群是以武汉城市圈、环长株潭城市群、环鄱阳湖城市群为主体形成的特大型城市群,国土面积约31.7万平方公里,承东启西、连南接北,是长江经济带三大跨区域城市群支撑之一,也是实施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全方位深化改革开放和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点区域,在我国区域发展格局中占有重要地位。

然而,10年前,这一带还处于“不东不西,不是东西”的尴尬境地。

说调侃也好,说无奈也罢,事实是,改革开放之后,我国东部、西部和东三省相继领政策之先,而地处中部的安徽、江西、湖南、湖北、河南、山西六省则显得有点“寂寞”。

不过,厚重的土地养育出的中部人并不甘于寂寞,他们一直在努力地自我崛起。这个过程,相对来说比较平缓,却绝不停滞。

“过去可能有一些议论,有些牢骚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中部地区其实对整个中国意义很大,特别是长江中游地区,这是核心部位。如果动起来了,整个龙的全身就动了。”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教授张占斌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

在他看来,中部地区潜力巨大,资源生态都适合重点开发和人口集聚。“东部地区开发强度已经很高了,西部地区有些地方不是太适合人类居住。而在中部地区,不仅技术条件较好,交通也比较方便,需要一个重点的优化发展,需要做出更周密的安排,让人口集聚到这里,为中国经济做贡献。”他说,尤其是长江中游地区,往东可以追赶沿海发达地区,往西可以带动长江上游相对欠发达的地区,让整个长江沿线“神龙见尾又见首”。

2014年,长江中游城市群的经济总量超过4.5万亿元,继长三角、京津冀、珠三角之后,成为第四位。

集体发力 从概念开始

事实上,国家对于中部地区,从来都不是无动于衷的。

据了解,200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若干意见》,湖北武汉城市圈、湖南长株潭城市群获批全国“两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江西《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获国务院批复;2009年的《促进中部地区崛起规划》更是明确提出“加快形成沿长江、陇海、京广和京九“两横两纵”经济带,积极培育充满活力的城市群”;接着,在2010年,由武汉城市圈、长株潭城市群和鄱阳湖生态经济区为主体构成的“长江中游地区”等被《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列为“国家重点开发区域”。

而这些地区自身也一直在努力地进行区域之间的战略联合。从2012年湖北武汉、湖南长沙和江西南昌三省省会城市共同签署《加快构建长江中游城市群战略合作协议》开始,到2013年的《武汉共识》、2014年的《长沙宣言》,再到今年2月签署的《合肥纲要》,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建设,一步步地从概念走向实践。

根据《合肥纲要》,这些城市将在市场一体化、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环境保护联防联治、产业合作、社会公共服务共享等领域全方面深化合作,加快推动长江中游城市群挺进中国经济增长第四极。

落地还得靠市场

然而,这种理论上的美好前景,在现实操作中,还需要谨慎对待。

在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副教授、美国富布莱特学者姚永玲看来,长株潭城市群虽然是湖南最发达的地区,但是城市数量太少,还不能形成群的概念;而环鄱阳湖城市群更只不过是一个地理概念而已,尚不能称为城市群;只有武汉城市圈还算比较成熟。她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武汉是成熟的中心城市,有着长江中游的自然和重工业优势,但也同样存在短板,那就是远离出海口,服务经济亦有待于进一步提升。

“城市群是经济活动到一定程度后自然形成的空间结构,不是靠规划画出来的。”姚永玲说。

对此,张占斌认为,目前应该动态地来看待。

“随着发展,各地会有自己的特殊贡献,中央提出‘城市群’的概念,是希望各地都发挥出自己的比较优势,形成自己的特色,这是一个竞争的过程。”张占斌说。

在这个过程当中,有城镇化的研究专家认为,要想真正发挥城市群的作用,中部地区应该充分利用市场的力量,而非行政力量的强力推动。

姚永玲也表示,行政手段只能帮助解决在城市群自然形成过程中的阻碍因素。“城市群本来就是经济活动在空间上自然形成的网络关系,是经济活动的特定空间结构,完全遵循市场规律,任何行政力量的干预都只能无功而返。”

不过,在“充分发挥市场作用”这个基本思想的前提下,张占斌还是认可政策的力量。“不要把这两个当成矛盾的、对立的,要理顺它们的关系。我们确实是要发挥市场经济的本质作用,推动经济的跨区域流动,打破部门垄断、行政垄断、区域垄断、诸侯经济等,但城市群的崛起需要一整套综合的东西,比如,要有方便的、密集的交通网络,要有相对发达的产业体系,还包括城市的比较好的基本公共服务等,才能使更多的人口集聚。要做到这些,政府不能一点都不管。”

张占斌总结道,只要政府的一切动作都围绕“让市场更好地发挥作用”这个主旨来做,那就可以恰到好处地发挥政府“这只手”的作用。

魔幻客栈手游

三国逍遥记

qq游戏免费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