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原奶业陷危局进口冲击奶价养殖户交奶赔钱全叶紫菊

发布时间:2020-10-19 07:30:59 阅读: 来源:护腰厂家

原奶业陷危局:进口冲击奶价 养殖户交奶赔钱

网络

讯:

随着奶价的持续下滑,这一轮危机已经蔓延到了大规模牧场。

中国原奶产业 再陷危局

[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近期国内规模化牧场的收奶价格不断下滑,已经跌至3.7~3.8元/公斤左右,这个价格已经接近规模化奶牛养殖企业的盈亏线。]

[2015年全国液态奶销售总量2738.9万吨,比上年增长了3.6%。但与“十二五”期间每年平均增长5.1%,“十一五”期间每年平均增长11.1%相比,增幅明显偏低。]

“现在交奶就是赔钱,”李正有些无奈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收奶的保底价格只有2.9元~3元/公斤,而成本少说也要3.4元/公斤。”

从2009年开始,中国奶业进入了新一轮的奶业周期之中,与以往“奶荒—加大养殖—奶剩—倒奶杀”的短周期不同,在进口大包粉冲击之下,国内奶价快速下跌,亏损也从势单力薄的养殖户,进而蔓延到大型规模化牧场,有乳业专家认为,这实际上已转化为一场国内的原奶危机。

在今年第七届中国奶业大会上中国奶业协会会长高鸿宾表示,目前国内奶业发展是三鹿奶粉事件以来最困难的一个阶段,3月份时奶牛养殖亏损面已经达到51%,并扩大蔓延。

迷茫的奶农

李正是华中地区一家中小型牧场的老板。

2005年,李正看好奶牛养殖,购买了第一批小牛。养殖周期正好让他躲过了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而这也是让他感到好运的事情。

好运还在继续,2009年奶价开始回升,李正和伊利以3.8元/公斤签订了供奶合同,从2011年开始,奶的产量始终供不应求,奶价不断上涨,给他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印象中最高价格是2013年,停止进口新西兰奶粉的时候,对于我这样的不算大的牧场,奶价居然都能拿到6元/公斤。”在李正看来,这个价格已是不可想象,于是他将牧场牛群数量扩张到800头。

2013年奶荒严重,各大乳企四处抢奶,武汉光明的业务员甚至托了熟人来游说李正。恰好伊利合同到期,李正半推半就地答应了朋友,然而他并没有想到,奶价的转折点已悄悄逼近。

2014年初,李正向光明交奶还能拿到5.3元/公斤的高价,但很快奶价就一落千丈,最低的时候只有2.6元/公斤。李正一边减少奶牛数量,一边负债经营。就这样,在2015年武汉光明突然撤销了合同,不再向李正收奶。

说起那几个月,李正有些不满:“合同还没到期,就说不收了。”不得已,那几个月的奶只能拿去喷粉。奶荒的时候,国产奶粉价格4.9万到5万元一吨,喷粉厂争着收奶,而到了2015年,进口的奶粉才1.6万~1.7万一吨,鲜奶送过去喷粉厂也不肯收。由于缺少审查资质,这些奶粉并不能上市流通,最终都变成了牛饲料,这也让李正损失惨重。

经过一番折腾,李正终于在当地联系了一家奶企交奶,虽然要求高且价格不算理想,但交奶量可以保障,而这或许是因为当地原本七八家大小牧场只剩下李正和另外一家还在勉力支撑。

在李正看来,目前牧场成本很高,苜蓿要吃进口的,玉米要吃东北的,生怕奶里哪个指标不合格,就交不出去了。“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周边小厂纷纷关闭,奶只能卖给少数几家大厂。“中小牧场没有定价权,定价都是企业说了算,就算体细胞、微生物、蛋白都非常不错,也就3.2~3.4元/公斤。”李正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价格,如果低价再持续一年,我们这些中小牧场都会垮掉。”

谈到未来,李正有一点茫然,传统的想法来判断行情这一手段已经失效了,他准备继续减少牧场产奶牛的数量,也不知道该减多少。而如果奶价继续下跌,那就只能把牛卖掉,至少还能赚点钱。

感到迷茫的不止李正一个。

奶站位于山东潍坊寒亭县的李先生刚刚卖掉3头奶牛,奶站里还养着30多头,目前鲜奶收购价格是3元/公斤,而且要求非常严格,几乎是按照国标的上限在收奶。而旁边的牛场没有奶厂收,只能以2~2.4元/公斤的价格卖给贩子,实在卖不掉的就直接送给别人。李先生告诉记者:“商店里一瓶500ML的矿泉水还要卖个1.5元到2元,如今牛奶真的比矿泉水还便宜,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根据黑龙江省乳业发展中心主任王思再今年7月公布的数据,这一轮起落让黑龙江养殖业很受伤。黑龙江省的平均收奶价格大幅回落,从2013年到2015年,奶价降了13%,全省奶农年减收28亿元。由中小养殖户组成的奶站数量从3062个减少为1040个,降幅达66%。

危机蔓延

随着奶价的持续下滑,这一轮危机已经蔓延到了大规模牧场。

今年上半年,国内原奶企业长城乳业暂停了奶粉加工业务,而其成为国内第一家公开停止奶粉加工业务的乳企。公司解释称:由于进口奶粉价格持续低于国产奶粉,乳品加工企业大量使用进口奶粉作为生产原料,导致国产奶粉价格低迷,因此暂停了奶粉加工业务,转而准备发展低温产品。这一决定,让长城乳业1-6月份收入下降了33.86%。

长城乳业副总裁李迎一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暂停也是没有办法,公司奶粉业务主要是代加工和自己喷粉,但现在进口奶粉价格太低,造成国产奶粉大量积压。

李迎一告诉记者,国产收奶就按3.2元/公斤计,一吨奶粉需要8.5吨的奶,折算下来成本就要27200元,加上加工费就超过3万元了,进口奶粉价格还不到2万,喷完了粉一样卖不出去。

长城乳业2015年年报显示,最大的客户是北京万得妙贸易有限公司,2015年收入是1678万,但在今年这个客户没有出现。接近长城乳业人士告诉记者:“万得妙那些奶其实是拿来喷粉的,估计去年那批奶粉也卖不出好价格。”

万得妙是华夏畜牧的下属子公司,牧场位于河北省三河市,公司资料显示,目前牧场拥有约14000头奶牛,主要向国内多家知名乳企出售原奶,其旗下的万得妙巴氏奶在北京等地销售。记者曾与牧场和公司分别联系,但对方以负责人不在婉拒了采访。

目前日子最艰难的是上游养殖企业,为了减少损失,包括上述公司在内国内大型牧场的操作模式都是尽量限产,加大牛的淘汰速度,卖掉产能低的奶牛以减少存栏量,多喂一些小牛,再消耗一部分奶量,“不然奶粉那么便宜,生产出来也是赔钱。”李迎一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不断下滑的奶价也影响到原奶企业的业绩。从2015年开始,包括现代牧业、原生态牧业、西部牧业等多家原奶企业都出现了净利润快速下滑的情况,上半年也都发布预亏公告。其中原生态牧业和现代牧业都出现了原奶卖不掉转而喷粉储藏的局面。

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卖不掉的牛奶只能喷粉,目前公司已经加快奶牛淘汰,正常奶牛淘汰率是28%,而现在现代牧业达到了46%。

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近期国内规模化牧场的收奶价格不断下滑,已经跌至3.7~3.8元/公斤左右,这个价格已经接近规模化奶牛养殖企业的盈亏线。

挡不住的进口大包粉

在此次原奶危机中,不少企业把危机的原因指向了廉价的进口大包粉对市场的无序冲击。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记者,目前行业矛盾正在凸显,一方面,进口大包奶粉价格持续低迷,并与国内呈倒挂趋势,对国内乳品加工和奶牛养殖业冲击明显;另一方面,由于进口原料质优价廉,企业大量使用替代国内生鲜乳,进一步加深了上下游产业矛盾。

大包粉是一种俗称,其实就是鲜奶直接喷粉制成的工业奶粉,主要供乳品企业进行再加工或生产使用。最近一次8月2日全球乳制品拍卖数据显示,全脂奶粉的价格为2265美元/吨,这个价格折算成原奶为2.2元/公斤,而同期国内农业部定点监测平均奶价为3.4元/公斤,倒挂依然严重,国产奶粉的成本都要比进口奶粉到岸价高出1万元/吨。

事实上,国内企业开始大量进口奶粉是从2009年开始,此后多年,国内企业开始尝试利用这条奶源平衡成本价格,国内奶价高,就使用进口奶粉代替,而当国内鲜奶价格便宜,就用国内鲜奶。

一位业内专家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据估算目前进口大包粉的70%用于乳品生产,30%用于非乳品食品企业。2014年国内大型牧场生鲜乳收奶价格达到5~6元/公斤的高位,而各乳企业绩依然高速增长,这与企业开始大量使用进口大包粉有直接关系。而这一转变也为后面的原奶危机埋下了祸根,此前国内原奶价格和国际上是间接联动,而随着进口的增长,奶价开始变成直接联动。

国家食药监总局数据显示,2008年我国含婴儿进口奶粉的奶粉进口总量为14万吨,而到2013年和2014年,这一数字已经增长到97万吨和104万吨。

宋亮认为,大量进口奶粉也已经影响到国内乳品企业的正常经营。国内大部分含乳饮料、酸奶制品、烘焙食品、糖果等基本采用进口奶粉作为原料。由于更多的企业转向海外采购原料,这也导致国产奶粉减少生产,国产鲜奶大部分都压给以常温奶、酸奶为主的乳企。政府积极倡导和出于保护奶源目的,国内乳企一方面积极收奶变成产品,推向市场进行促销;一方面喷粉入库。收奶喷粉占用了企业大量资金,而市场促销又减少企业正常盈利能力,这也削弱了下游企业对上游的保护作用。

奶业|危机

治妇科炎症的医院哪家好

贵阳癫痫病医院怎么收费的

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