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90火树银花轻舞飞扬极文学原创首发[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22:25 阅读: 来源:护腰厂家

火树银花

1

汤火谷上,似野火燃烧的火树林中,巫月摘取下枝头的花,花叶上的刺芒划伤手背,飞了出去,瞬间化作一道虹影,割断了敌人的脖子。

这不是普通的花树,这是伤害自己而取他人性命的剑花。

凭着它,他捍卫了汤火谷的巫师族,消亡了冰水渊的水精灵族。

自从消亡了水精灵族,曾经壮志凌云的巫月,坐拥着四海,早已忘怀了天下。此时正搂着温良如玉的美娇妻耳鬓厮磨着,“水水,我不当谷主了,带你去游历人间可好?”

蓝水水躺在宽大的巫师袍上道:“你又哄我,我可不信。”

这时,有人来报:“巫师族长请谷主过去议事。”他吻了吻她的发,才磨磨蹭蹭地去了。

 巫月走后,蓝水水胸口某处冰凉的部分开始作痛,她从紫陌红尘的金都嫁到这与世隔绝的汤火谷,已有十余载的光景。却始终不适应这里。

长案上的灯晃动了一下,她噗噗自语道:“是时候让蓝蕙回来了。”

金都的歌舞坊里,老板娘白灵灵正端详着皮肤如水蜜桃,睫毛如燕尾的蓝蕙扑哧一笑,“不错嘛,这样不假时日,便可以陪养成一代名伶了。”

“你明明知道我的身份,还故意取笑我!”蓝蕙气鼓鼓地把假发和小花袄裙丢了下来。

白灵灵收住笑,“把你扮作女儿身藏在这里,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嘛,你姐姐蓝水水可是付了钱给我,不能有闪失的。”

闲话间,留仙长裙的蓝水水已站在了镂花仪门前,轻声细语道:“我来接你回去。”

“蓝蕙见过姐夫。”汤火谷中,蓝蕙表现着与歌舞坊里截然不同的懂事稳妥。

巫月表现着姐夫的热情道:“水水,你早该把远在金都的弟弟接来了,我都说了好几遍了。”

“谷中闲闷的很,我担心他住不惯,爹娘病逝才接来住了。”蓝水水解释道。

 谷中都是上等的厢房,巫月让人随便安置了一间,就和蓝水水享受二人云雨之欢去了。

芙蓉帐暖,美人香和,巫月耳语道:“不如让蓝蕙来当下一任谷主吧,自家人放心嘛,这样我就可以和你云游四海了。”蓝水水笑而不答,适时的送上一枚香吻。

 很快,蓝蕙成了新任的谷主,蓝水水一脸幸福地和巫月携手同游去了。

2

这一脸幸福的背后却是背负了一个秘密的使命。

那个使命就是让英明神武的巫月变得昏庸无度,使谷主之位被蓝蕙篡夺。从她嫁给巫月的第一天这个计划就在悄然进行。而作为细作,她对巫月的感情却是真的,因此在完成使命之外,也力求保全巫月的性命和爱情。这一切仿佛是成功的,没有屠杀和鲜血的传位;没有被揭穿,石沉大海的惊天秘密;还有依旧如故,琴瑟相和的爱情。

但是往往事与愿违,蓝蕙刚刚继位就暴露出身份,开始策划对巫师族人的屠杀。

他手执水精灵族的法仗,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眼睛却充斥着杀气,“当年是巫师族歼灭精灵族,如今只是血债血偿,我要用巫师族人的血祭奠告慰水精灵族的亡灵。”

偏偏此时金都的歌舞坊里,巫月和白灵灵正嘲笑着蓝蕙,“我本来厌倦了谷主的身份,做了个顺水人情而已。他要是安安分分当个谷主就算了,但他若是要灭了巫师族,我就不会让他得逞。”

“呵呵,果然狡猾,看来蓝水水真是不合格的细作。”

蓝水水从金都嫁到汤火谷时,巫月便从白灵灵那里得知她是水精灵族的细作,而蓝蕙是保护被起来幸存的水精灵王子。

只是他早已无心做这个谷主,早已爱上了欺骗他的女人。于是他假装昏庸无度,假装坠入圈套,陪她演了一场戏。但是作为巫师族人,他必须保护自己的族人安全,因此出谷之前部署好了一切。

 临走,巫月嘱咐白灵灵道,“你我今天的谈话,切记不要在水水面前说漏了嘴。”

“你还是心疼她呢,我好嫉妒哦。”白灵灵媚眼如丝地说道。

白灵灵是巫月感情敲诈的对象,必要时他也会调笑地勾着白灵灵的下巴说:“你才是销魂的尤物。”不过今天似乎没有必要,于是他提着两盒点心头也不回地走了。

3

明明对外封锁了消息,巫月却觉得蓝水水这几天看自己的眼神却怪怪的。

她如人间平凡的妻子一样做好了饭菜,自己却在房里早早歇息了。巫月吃完了饭,便悄悄掀起珠箔,准备看看她是不是生病了,她翻过身泪眼婆娑道,“吃完这顿饭,我们就此别过吧!”

“为什么?”“你早知我的身份与水精灵族的圈套,于是将计就计杀了蓝蕙。”

巫月苦笑了一下,原来白灵灵不是吃素的,居然也向蓝水水通风报信。彼此都在演戏的两个人终于演不下去了吗?巫月想要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说一声,“别胡闹了。”但是他不能够。

虽然出于私心他愿意保护她,但是出于义务他必须保全巫师族。所以他别无选择。只说:“你怪我吗?”

“我知道你的心意是真,你亦知道我的。不过身负着各自的使命罢了,我又怎能怪你?”

“既然如此,就不要走。”巫月霸道地搂过她,蓝水水笑中含泪,“可是蓝蕙他真是我弟弟,他死了,我就无法在面对你了。”

蓝水水走了,行过之处,阵阵香风。

其实蓝蕙没有死,寡不敌众的蓝蕙狼狈不堪,逃下了汤火谷,他施展法术,千里传音给蓝水水:“我没那么容易死,但我已经暴露,巫师族长已下了追杀令,必须找个地方躲躲。”

得知消息的蓝水水借故离开,她要去保护流落金都,被巫师族长追杀的蓝蕙,而不能留在巫月身边让他左右为难。蓝水水默念:“对不起,巫月,我又骗了你。”

4

依然不知道白灵灵是巫师族同党的蓝水水和蓝蕙,接受了白灵灵的帮助,准备借她的游船,逃到四海之外的地方避难,等储备力量后再回来复兴水精灵族。却不料与在歌舞坊里买醉的巫月狭路相逢。

他醉眼迷离地拉住蓝水水,“走,和我回家!这里不安全!你只有呆在我身边才安全。”

一向温婉顺从的蓝水水甩开巫月,“一直以来你都想保护我,但是我们各自使命在身,我们又怎能似平常夫妻呢。”

 有些幸灾乐祸的蓝蕙在一旁趁机吐舌,“就是,你们注定只是露水夫妻,道不同不相为谋嘛,除非你和她一起保护本王子,帮我完成复兴水精灵族的大业。”

这分明是劝说他叛变倒戈的节奏,但是巫月断不能与自己族人刀剑相向的。他只说:“我可以不当谷主,把谷主让给你,但我不允许你屠杀我的族人。

“只当谷主是不够的,我要用巫师族人的血才能复活水精灵族那些死去的亡灵。”

 一旁的蓝水水震惊了,她原来天真地以为蓝蕙会以‘弟弟’身份继续掩护,从内部瓦解巫师族的。没想到他采用屠杀这样极端残忍的手段,蓝水水不由得脊背发凉,原来自己想象中不流血的代价的战争并不存在。

与此同时,白灵灵带着一群巫师族的杀手死士奔了过来,“快抓住这两个漏网之鱼,他们准备坐船逃走呢。”蓝水水这才意识到信任白灵灵的致命错误。娇弱无骨的她其实身怀武功,本来可以化身女金刚保护蓝蕙杀出重围去。但是她犹豫了,居然毫无挣扎,乖乖地束手就擒了。

5

汤火谷的监狱里,巫月问蓝水水“你为什么不逃呢?你知道其实我会帮你的。”“因为蓝蕙错了,他屠杀了无辜的巫师族人,我怎么能逃呢?”

一旁的蓝蕙叫嚷起来,“傻姐姐,不付出血的代价怎么能复活水精灵族的亡灵!还有,你不要忘了是谁给了你重生的机会。我要是死了,你也不能独活!”

 蓝水水触碰着胸前冰凉的部分,海蓝色的泪从光滑如细瓷的脸上落下。是的,她原本只是金都一个普通的渔家女,在海啸中落水而亡,是水精灵公主从水晶花中拾取的海洋心重生了她,承受了这份恩情的蓝水水从此背负了保护水精灵族王子和复兴水精灵族的使命。

巫月抚了抚蓝水水有些凌乱的头发,说:“我明天再来看你,我会尽力救你的。”可是夜里,蓝水水还是遵从蓝蕙的愿望,带他越狱,逃去了四海之外的绿野丛林。

  其实就在他们越狱前夜,巫师族长已经答应巫月,只要蓝蕙签下和平协议书,接受食言后的巫师诅咒,他就一切既往不咎。可是就当巫月拿着协议书来到监狱时,早已不见了两人行踪。他没有追,因为他知道总有这么一天,他们不复相见。

但是冒险保护蓝水水是巫月永远不变的决定,他翻出了以前蓝蕙刚来谷中写过的字书,模仿他的字迹签下了协议书,以假乱真的程度没人怀疑,这场浩劫也就慢慢平息了。

6

逃亡在外的蓝蕙依然想着复兴水精灵族,他从绿野丛林的火精灵族族长口中得知,其实巫师族长是一个慈悲为怀的和平主义者,致使水精灵族灭亡的战役都是巫月一人操纵的。蓝蕙恨恨地说,“原来是他,这个人隐藏的那么深,我要回去报仇!”对此蓝水水心痛如绞,她想不到总是一副无意于谷主之位,一心只想保护巫师族人周全的巫月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侩子手。

当他们悄悄回来的时候,巫月早已辞去了谷主之位,整日在金都歌舞坊里混沌度日。回来之后的蓝水水心如寒冰,自然没有找过巫月,巫月并不知道自己日思夜想妻子就住在冰水渊的水下宫殿里。最危险也最安全的地方,连狡诈如兔的白灵灵也未必想得到。

不过白灵灵也无心再管此事,自以为独占了巫月的白灵灵心满意足,守着歌舞坊逍遥快活。

时间如白驹过隙,蓝蕙联盟绿野丛林的火精灵族和其他水族,带领集结壮大的队伍,前来讨伐汤火谷上的巫师族。常年养尊处优的巫师族人防御法术和战斗力大不如前,巫师族长甚至还来不及千里传音给巫月,就被蓝蕙攻破了防线,浩浩荡荡的水族长驱直入。

 蓝蕙故伎重演,邀请蓝水水一同参与巫师族人的屠杀盛宴,他以为一直尾随其后的蓝水水俨然是自己的帮凶,所以也不避讳她。蓝水水小心地问:“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不必问这种蠢话,我的目标是复活整个水精灵族啊,不是当什么可笑的谷主!”蓝蕙生气地说。蓝水水感到他身上疯狂燃烧的妖气,不由地冷汗淋淋,她可以奋不顾身保护他,可以帮他坐拥四海天下,但是绝不是帮他滥杀无辜的。水精灵公主赋予她重生的意义一定不会是血腥和暴力,而是生命的和平啊。

7

蓝水水犹豫着要不要告知巫月时,巫师族长却千里传音给了巫月,让他速速回来商讨对策。

 闻讯赶来的巫月,一身平常的布衣,单膝跪地,说:“我退位多年,无意与你称雄争霸,只求你放过我的族人,不要屠杀他们。”单膝跪地是巫师族最高的敬礼了,为了全族的平安,他愿意牺牲尊严。

蓝蕙却眯着眼睛轻蔑道:“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当年不就是你屠杀的水精灵族吗?”

巫月目光微微收敛着,想起年轻时的自己,也像蓝蕙一样血气方刚,冷面无情,喊着‘挡我者死’的口号草芥人命。是蓝水水的似水柔情感化了自己,可是就像金盆洗手的侩子手,到底还是沾过别人的血了。

他沉声道:“那么就让我一个人赎罪,我愿意用我的血复活水精灵族死去的亡灵。”蓝蕙眼里狠毒的颜色逐渐消失,其实很多年来,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让死去的族人和自己的亲人复活。

冰水渊下开满银色的水晶花,那是水精灵的生命之花,传说水精灵族的亡灵封印在银色的水晶花中,只要巫师族人的血染红银色的花瓣,怨气消失,那些消亡的水精灵就可以死而复生。可是就算巫月身体的血全部流尽也不能以一人之力复活数千朵水晶花里的亡灵。

蓝蕙没有说话,看到蓝蕙眼睛里绽放着希望之光,她知道蓝蕙一旦同意了,自己是没办法忤逆的。而且她也想看看巫月是否真得有赎罪之心。

8

一直躲在廊柱后面的白灵灵,忍不住跳出来拽住默不作声的蓝水水,说:“你为什么像个木头一样站在这里。倒是劝劝他们啊,巫月就算牺牲了,也不足以复活所有的亡灵的啊。”“他们自己商量就好。”蓝水水不咸不淡地说道。

蓝蕙则暴跳起来,“你这个叛徒,还敢来自投罗网,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白灵灵狡辩道:“巫月在哪我自然在哪,不过我可不是叛徒,我一直在人间金都生活好好的,又不是你们水精灵族的。”

是的,白灵灵一直不承认自己有一半的精灵血统,曾经被关在‘深海孤独’水牢里,饱受歧视和排挤的岁月,是她所憎恨的。因此自从被巫月从水牢解救后,她就把自己当成了人间的普通女子。

 水精灵族的消亡她不管,谁做谷主都和她无关,可是她不能对巫月袖手旁观。

蓝水水一副心若止水的表情,一汪秋水的眼睛却泛着复杂的涟漪。

巫月心底一凉,对白灵灵说,“你别为难水水,你要体谅她。而且以我一个人换取大家的和平很值得,我还是愿意一试。”他走到蓝水水面前,希望她给自己久违的拥抱,却没想到她轻声耳语道:“我绝对不会救你。“像一把绝情剑刺向巫月的心脏。他苦笑着,没有最后的留恋。

于是念动了咒语,火树上花叶离落,剑花纷飞,他身中无数只剑花,飞身跃下汤火谷,在冰水渊自刎。

汤火谷下的冰水渊,血珠翻滚如沸腾的红汤泡煮出崭新的红花,像一个个为之颤动的亡魂。遗落的剑花犹如红色的梭织,渐渐织染出全新的世界。

祈祷着冰水渊下的水精灵族和汤火谷的巫师族能从此世代相安。

9

他年,金都,白灵灵在酒馆里自斟自饮,醉的不省人事,被刚巧路过的蓝水水送回了歌舞坊。

蓝水水一边煮醒酒汤一边轻声劝道:“以后,别喝那么多了。”

白灵灵却悲悯地看着蓝水水,“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平静,多年的分别耗尽了你对巫月的感情吗?”

“当时巫月的态度很坚决,蓝蕙也是。”

白灵灵用手抵住她的胸口说:“因为蓝蕙掌握着你的命,可以胁迫你做任何事。只要你忤逆他的意思,他就可以收回这颗海洋心,让你再死一次!你是怕失去这颗海洋心,贪生怕死而已。”

的确,作为一个重生的渔家女,她确实害怕失去海洋心而死。确实对蓝蕙心有胆怯,对巫月心生犹豫。

蓝水水任由白灵灵捶打着,不是无可辩驳,是不想说出“只有巫月之死才能化解仇恨和战争”的理由。

白灵灵手里捻着无数剑花,弹飞了过来。蓝水水却灵敏如兔,不仅躲过了这快如闪电的攻势,还用手指接住了一只剑花。

白灵灵说:“这些剑花都是我从巫月身上拔出来的,却写着你的名字, 现在我用这种方式还你。”

上一秒还带着浅浅微笑的蓝水水嘤嘤哭泣起来,她原以为它早已流落不知何方,就像一度以为遗失的爱情一般。却一直都还在原地等待。这一刻,她终于原谅了‘不可原谅’的巫月。

10

传说汤火谷上的火树是巫师族人的生命树,只要将海洋心镶嵌进生命树里,那个人便可以获得重生。蓝蕙看着跪在树前的蓝水水道:“水晶花千年只产一颗海洋心,你若把自己的那颗给了巫月,那就意味着你将失去自己重生的生命。”

蓝水水用灵术把身体取出,镶嵌进巫月的生命之树中,她跪在树前,双手合十,说:“我愿意舍弃自己的生命去换取爱人的命。”说完倒在蓝蕙的怀里,蓝蕙又一次感到失去亲人的痛苦,虽然他真正的亲人精灵公主已经复活。他轻声叫着,姐姐,蓝水水的双眸紧闭着,思恋的泪水停留在绒绒的睫毛上,犹如蓝色冰雨打落在羽毛上。

时光飞逝,火树银花的仪式已经遥远。残日流金的海面上,漂泊过零星破败的战船和残断的箭羽,见证着刚刚失败的一场水上战役。敌人的战船调离了海面。全军覆没的弟兄,冷酷威严的军令状。唯有以死谢罪了,倔强的少年战士巫月像水草一头扎进了这片熟悉的水域中。海燕般涉水而过的渔家女子救起了他,

“你怎么可以救我,我是一个想要光荣死去的战士!”吼完便后悔了,他想起自己死去的妻子好像就是个渔家女。而面前的渔家女并不认识他,只好奇的看着他胸口若隐若现的海洋心,与自己的那一半一模一样。

原来蓝蕙收集了蓝水水的眼泪,请海神溟渊幻化成了海洋心,那无疑是最珍贵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