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11节嫉妒心做祟【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6:48:37 阅读: 来源:护腰厂家

孙膑到了魏国,自然是先投老同学,就住在了庞涓的元帅府中。孙膑感谢庞涓的举荐之恩,庞涓很得意。孙膑又说了老师把自己名字由“宾”改“膑”的事,庞涓有点吃惊地说:膑字不祥,怎么可以改这么个字。孙膑说:老师的意图,不敢违背,就这么改了吧。

第二天,孙膑和庞涓一起入朝见了惠王,惠王接到堂下,非常敬重。孙膑施礼说道:我不过一介村野匹夫,怎么敢蒙受大王如此礼遇,深感惭愧。惠王说:墨子和我说起你已独得先祖秘传,我盼你来魏,就像久旱盼甘露,久渴思甜泉,今天见到你,终于能如愿以偿了。

惠王就问庞涓:我想用孙先生为副军师,和你同掌兵要,你说行吗?庞涓说我和孙膑是同学又是兄弟,他是我的兄长,怎么可以在我肩下为副,不如先做客卿,等 有了功绩我就让位,我给他做助手。惠王一看庞涓这么对兄弟负责,就任用孙膑为客卿,但朝班的站位仅在庞涓之下。可站位归站位,毕竟只是个顾问、巡视员之类 的虚职,真有事说了不算,起不了多大作用,庞涓这么做是怕孙膑分他的权。

两人同殿称臣,来往自然就多了。庞涓又打起了小算盘,心想: 孙膑即已得了秘传又不告诉我,我得试探试探他。就在家中备下酒席于酒桌上交流起学习心得来了。庞涓问的面面俱到,孙膑从容地对答如流,但孙膑说的庞涓不知 出处,就问孙膑:你说的这些都是出自《孙子兵法》吗?孙膑没有防人之心,回答说:是的。庞涓说:我当年也听过先生传授,但当时不够用心都给忘了,你能不能 把这书借我看看也让我温习温习。孙膑说:这书是先生做过注释的,和原本还不一样,老师也只是借我看了三天就要回去了,我也没来得及抄录。庞涓又问:那你还 记得吗?孙膑说:还有些记忆。庞涓心里期望孙膑说凭记忆给他抄录一份,孙膑也没说,庞涓也不好意思硬逼。

过了几天,惠王想测试一下孙 膑有没有真本事,就在教场上让庞、孙两人各自操演阵法。庞涓摆的阵孙膑一看就知道破法,孙膑排成一阵,庞涓却是茫然不知。就先去问孙膑这是什么阵。孙膑告 诉他这是“颠倒八门阵”。庞涓问他有什么变化,孙膑说:敌人进攻就可以变成“一字长蛇阵”。庞涓摸了底,才去报给惠王说:孙膑布的是“颠倒八门阵”,临敌 遇到进攻可以转化成“一字长蛇阵”。惠王问孙膑,孙膑也是一样说法,惠王从此认为庞涓之能并不在孙膑之下。

但这件事让庞涓产生了危机感,心想:孙膑的才能在我之上,早晚会露了底,如果不除掉他,早晚他会压过我。就想了一计,在请孙膑喝酒的时候私下问他:兄长的宗族都在齐国,现在你又在魏国为官,为什么不派人把家人接来到这里同享富贵?

孙膑被一语说到了痛处,流着泪说:我们虽然是同学,但还从来没提到过家事。我四岁时母亲就去世了,九岁时父亲又去世了,是叔父孙乔把我养大的。叔父曾经 是齐国的大夫,但田太公把齐康公迁居海上以后,就赶走了吕齐的旧臣,甚至加以诛戮,所以族人都已离散。叔叔和我的堂兄孙平、孙卓带着我避难跑到周地,又遇 到荒年,就把我送到周北门的一家做佣人,叔父一家人也不知哪去了。后来我长大了一些,听说鬼谷先生道行高深,心生羡慕,这才单身跑去求学。现在家乡、家人 都杳无音信,哪里还有宗族可言。

庞涓又问:那你总该知道故乡的祖坟埋在哪里吧?

孙膑说:人非草木,岂能无情?先生在我临别时也说我的功名最终还是在故土。现在已做了魏臣,这些话不提也罢。

庞涓做出很同情的样子叹了口气说:兄长说的也对,大丈夫随即随地建功立业,何必顾恋故土。过了一段时间,孙膑说者无意,把说过的话早忘了。

这一天孙膑散了朝刚回到家,忽然有个汉子操着齐国的口音来到家门问道:您就是朝中的孙卿吗?孙膑把他召入府中问他的来历,这人说姓丁名乙,是齐国临淄 人,现在在周做点贩卖生意。你的兄长有信让我送到鬼谷,到了那又说您已经来到魏国高就,我就又赶到这里,说完把信拿出来交给了孙膑,孙膑拆开信一看,信中 写道:

“愚兄平、卓字达贤弟宾亲览。吾自家门不幸,宗族荡散,不觉已十三年矣。向在宋国为人耕牧,汝叔一病即逝,异乡零落,苦不可 言,今幸吾王尽释前嫌,招还故里,正欲奉迎吾弟重立家门。闻吾弟就学鬼谷,良玉受琢,定成伟器,兹因某客之便,作书报闻。幸早为归计,兄弟复得相见。”

孙膑看了书信信已为真,放声大哭。丁乙说:您的兄长曾经吩咐我,劝你早回家乡骨肉团聚。

孙膑说:我已经在魏为官,回乡的事不可再提,会让主公疑心。就招待了丁乙给了赏钱打发走人了。但捎了一封回信,先说了如何思乡想家恋旧,然后又说我已在魏为官不能现在回去,等将来有了功业根基再想回去的办法。

孙膑哪知道这是庞涓的诡计,所谓的丁乙是庞涓手下的一个心腹。庞涓套出了孙膑的来历和亲人姓名,就诈称孙平、孙卓的手书让心腹装成客商丁乙来骗孙膑。加 上兄弟分别多年,手迹不熟,既使有什么露洞也看不出来,自然就当真了。庞涓得了回书,模仿孙膑的语气和字迹,把后面的话改为:我现在虽然在魏国为官,但心 悬故土,很快就会想办法回去,如果齐王不弃,自当尽力报国。

改完了就入朝见惠王,神秘兮兮地让魏王退去左右侍从,拿出伪造的书信说: 虽然我和孙膑是同学,但大王待我恩重如山。君之恩为公,同门之情为私,所以我不能因私废公。我得到了孙膑的一封信,从信中看孙膑确实有背魏向齐之心。他最 近私通齐使我已经有了怀疑,所以在使者取得回信后我派人在郊外截下,才搜出这封信。

惠王看完信说:孙膑不安心在魏,是不是觉得我对他重用不够,有些怀才不遇呢?

庞涓不放弃任何整倒竞争对手的机会,说道:孙膑的祖上孙武是当年吴王阖闾的大将,建立了盖世功勋最后还是归齐还乡,父母之邦旧情难忘。大王虽然重用孙 膑,但他心在齐国故乡怎么可能为魏国尽全力,况且孙膑之才不在为臣之下,若他回了齐国为齐所用必然和魏争雄,我们就多了一个强劲的敌手,这人早晚是魏的祸 害,不如早点杀了他以绝后患。

惠王头脑还算清醒,说孙膑是我请来的,罪状不明杀了贤才,会遭天下议论堵塞贤才来路。

兰州治疗精神分裂症的医院排行

杭州妇科医院

甘肃精神分裂哪里治疗

相关阅读